Hanako Taiwan

老洋房內豐厚文學氣息令人神往,「鎌倉文學館」不僅收藏日本文豪手稿,更成為作者書中故事場景!-Hanako Taiwan
2021.12.21

老洋房內豐厚文學氣息令人神往,「鎌倉文學館」不僅收藏日本文豪手稿,更成為作者書中故事場景!-Hanako Taiwan

跟著Hanako探訪各地的小小美術館,讓作品帶領心神飛揚。這回來到「鎌倉文學館」,館內收藏了許多和鎌倉有不解之緣的文豪所留下的手稿與信件,比如太宰治寫給川端康成的一封哀戚長信。因此,對喜歡文學作品的人而言,在這裡簡直就像來到了天堂。

每件館藏都觸動心弦的博物館

走上和緩的山坡路就宛如穿越時光隧道,在盡頭等著的是一座莊嚴雄偉的老洋房。太宰治、川端康成、澀澤龍彥、三島由紀夫,這些光是聽到名字都會讓人心臟撲通撲通跳,對許多人來說堪稱「偶像」的存在,他們生前留下的痕跡就靜靜躺在這裡,光只是站在洋房門口,就足以讓人亢奮難耐。

「筆跡會說話」

聽說最近認識的前輩懂得鑑定筆跡,我馬上把我經過無數劇本鍛鍊出來的文字寫給他看。他告訴我:「你的字顯示出你是個自由奔放且勇敢的人。個性堅毅,足以憑一己之力活下去。」接著補上一句:「如果想聽更詳盡的分析我就要收錢囉。但我特別幫你打對折,算你友情價3,000日圓就好了。」因為要收錢,所以我心想就算了。免費鑑定的結果雖然不太值得高興,但我其實多少有自知之明,所以之後我寫字時總會無謂地刻意做點什麼,例如稍微寫得柔弱一點之類的。

來說說我的字長什麼樣子吧。我寫字很大力,用自動筆時常常會不小心折斷筆芯,所以只好改用鉛筆,然後每次都把右手小拇指弄得髒兮兮的。而且我的字還有一個特徵,就是字體很大。我寫不出秀氣的字,每一行字都要筆記本兩行的空間才塞得下。尤其當我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謝謝)時,第一個字跟最後一個字甚至會跨過三行,所以我筆記本用得很快。這個習慣也讓我寫信時看起來寫得落落長,但其實內容沒那麼多。

總而言之,我的字絕對不算好讀。我想起自己還是學生時,有次某個朋友因為前一天感冒請假,我問他要不要借筆記給他看,結果他竟然斬釘截鐵地回我:「你的字沒人看得懂,我心領了。」這讓我很受傷,所以之後我拋棄自己的仁慈,再也不借別人筆記了。或許我那「足以憑一己之力活下去」的筆跡就是這樣子形成的。

印象中也聽其他人說過我的字太有特色,簡直跟「和風居酒屋」菜單上的字一樣,根本看不懂再寫什麼。

所以當我看到澀澤龍彥的手稿時我驚訝極了。鼎鼎大名的澀澤龍彥,寫出來的字竟然如青澀少年一般小心而笨拙。看到這些字的瞬間,我就像第一次談戀愛一樣,有種被電到的感覺。

想必他那本《快樂主義哲學》(暫譯)的原稿紙上也寫滿了這般字跡吧(順便跟各位分享,《快樂主義哲學》是我的愛書,它在我目前短短人生中最晦暗的那段時期,教會了我「想怎麼活就怎麼活」的人生態度)。

對了!我可以拍下澀澤龍彥的筆跡,拿去給前輩鑑定看看。但搞不好他會說:「澀澤先生不是我的朋友,所以要收6,000日圓哦。」

〈鎌倉文學館〉

從陽台望出去,可以看見遼闊的青山和湘南波光粼粼的海面,說不定三島由紀夫也曾站在這座高台上望著夕陽。

■神奈川縣鎌倉市長谷1-5-3
■0467-23-3911
■週一休館(若遇國定假日則延至隔日休館)
■09:00~17:00(最後入館時間16:30),週一休館(若遇國定假日則延至隔日休館)
■入館費500日圓(會根據展覽內容有所調整)

※館內平時不開放攝影。

photo : Yumi Hosomi Translation:俊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