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ko Taiwan

電影《海街日記》以鎌倉為舞台,導演是枝裕和透過鎌倉美食,細膩刻畫親情羈絆。
2019.06.22

電影《海街日記》以鎌倉為舞台,導演是枝裕和透過鎌倉美食,細膩刻畫親情羈絆。

說到以鎌倉為舞台的電影,馬上就會聯想到在2018年坎城中以《小偷家族》奪得金棕櫚獎的是枝裕和導演。是枝導演以鎌倉為舞台的電影《海街日記》,至今仍是許多人記憶中的知名作品。在原作漫畫或者電影中出現了許多鎌倉的美麗風景和知名店家。我們向是枝導演請教,他心目中的鎌倉魅力所在。
以鎌倉為舞台,描繪四姐妹情感以及一家人與小鎮之牽絆的漫畫《海街日記》。故事始於15年前離家的父親死訊。參加喪禮的三姐妹幸、佳乃、千佳,在喪禮上遇見了同父異母的妹妹、鈴。她是外遇離家的父親留下的妹妹。三姐妹看到只在自己面前流下眼淚的鈴,向她提議一起生活。於是,四姐妹開始在鎌倉一間老舊獨棟房屋開始一起生活。

透過飲食來表現姐妹的記憶容量。

是枝裕和導演讀完原作後,主動表示想翻拍電影。舞台當然就在鎌倉,故事裡處處出現堪稱鎌倉特產的美味食物。例如魩仔魚丼。熱騰騰的白飯上滿滿地堆上剛收捕獲的生魩仔魚,這種最講究鮮度的美食,是唯有在海邊小鎮才能享受的味道。
魩仔魚丼在電影中象徵了三女千佳和四女鈴跟父親的不同回憶。是枝導演表示:「跟父親之間沒有太多記憶的三女,無法談起父親的四女,魩仔魚丼在這兩人的關係中扮演了微妙的角色。為了藉由食物來表現姐妹之間對父親記憶的份量差異,我拍了那場戲。我認為食物反映了記憶的量。吃炸竹莢魚的海猫食堂也一樣。每一個人在那間店跟誰、吃了什麼的記憶都不一樣。在這部電影裡,跟誰、在哪裡、吃了什麼,我下了一番工夫去琢磨」。

電影中,食物是相當重要的元素。

炸竹莢魚也有鎌倉特有的美好滋味。在近郊新鮮捕獲的竹莢魚,那柔軟的魚肉和炸得酥脆的魚尾叫人難以抵抗。劇中鈴是第一次吃,她一邊聽著姐姐們的回憶、一邊想像父親的樣子。「在這部電影中食物是很重要的元素。食物可以連接已經不在的人、跟現在的人。留存在食物裡的記憶,就算眼睛看不見,也可以連同味道一起傳承。這就是我想表現的東西.」是枝導演這麼說。記憶份量的表現、吐露心聲的觸媒、傳承記憶的存在。連接人與人、人與町的食物。吃了鎌倉的餐點,或許也可以跟四姐妹共享記憶。連接《海街日記》與你的炸竹莢魚、魩仔魚丼,就在鎌倉。
電影中另一大特徵就是捕捉到鎌倉的四季。這部片子花了一年時間,持續拍攝鈴跟人、町建立關係的情景。騎著自行車穿過櫻花步道、身穿浴衣玩煙火……。令人屏息的美麗影像,交疊著四姐妹各自不同的心思,傳達出鎌倉這片土地的魅力。「接下來的季節應該能看到紫薇吧。二宮葬禮的舞台在極樂寺,周圍的紫薇非常美,讓我印象深刻。另外拍攝時令我非常感謝的是鎌倉的居民都跟我保持一種恰到好處的距離感。打了照面會親切招呼,但是並不會瘋狂地來圍觀我們拍攝,給我們很大的空間。這讓我再次覺得,這裡真的住了一群很美好的人。」

美味的回憶。

接納外來者,不做多餘的干涉,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鎌倉氣質。不管是在路上悠閒散步,或者走進任何一間餐飲店,一定都能感受到這份平靜。「材木座也不錯喔,人很少(笑)。想放空的時候那個地方再適合不過了。啊、還有,蕨餅也很好吃。後來我甚至還帶了我家孩子去呢。」從是枝導演說話的神態,可以充分感受到他確實由衷享受鎌倉、樂在鎌倉。這裡有山有海,有當地特有的飲食,也有溫暖迎接的居民。誠摯邀請大家來到兼有美麗風景和當季美食的鎌倉一遊。

可賞景、可享食,名為鎌倉的這個地方。

是枝裕和(これえだひろがず)
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文藝學科畢業,早稻田大學基幹理工學部表現工學教授,現為電影導演。1995年任職於TV MAN UNION時以『幻之光』電影導演出道。代表作有《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我的意外爸爸》《小偷家族》(2018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受賞)等。

interview:Hanako1089
translation:TSAN mu-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