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ko Taiwan

【column】吃一次保證上癮!安和路「南港老張炭烤燒餅」的蔥酥餅
2020.06.12

【column】吃一次保證上癮!安和路「南港老張炭烤燒餅」的蔥酥餅

因為爸爸來自上海,所以每週日的早晨我們家總會買永康街高記生煎包與永康公園旁老兵攤車的蟹殼黃做為早餐,這是民國六、七十年代我遙遠的兒時記憶,長大後,這老兵蟹殼黃推車也早已不知去向。這種小而圓的燒餅是江浙、上海、安徽的地方小吃,但裡面並沒包江浙人愛吃的蟹肉,而只因為酥餅表面烤得酥黃,外皮猶如螃蟹薄殼而得名。

蟹殼黃或許是跟著這些外省人一起來到台灣的,但漸漸又融合了台灣在地的飲食文化而演變出台式的蟹殼黃 – 又叫鹹酥餅、蔥酥餅,幾乎所有豆漿店都會賣,市場路邊也有攤販在兜售,但兩者有什麼不同呢?據杭州南路《張吳記麵餅舖》吳大姊說:「蟹殼黃中有抹上一層肉末及胡椒再包上蔥,滋味較鹹,而鹹酥餅裡只有蔥。」大安路信維市場也有一間知名老舖《陳記重酥蟹殼黃》,這兩家我都吃過,是傳統外省的蟹殼黃,層層酥皮非常香鬆,但口感上真的很乾而不易吞嚥。

我自己覺得最好吃的(沒排台北第一至少也有第二)則是在安和路郵局旁巷內的《南港老張炭烤燒餅》的蔥酥餅,這也是該店超熱賣的人氣王!站在店門口就能看到堆積如山待宰的宜蘭三星蔥和一個大汽油桶炭火爐,老闆蔡佳萍說這手藝是她哥哥從親戚《南港老張炭烤燒餅店》習來的,所以也延用這名字在安和路開店,這一開也二十多年了,只賣簡單四樣商品:炭烤燒餅、蔥酥餅、芝麻糖餅、豆沙酥餅,品類不多但樣樣好吃,樣樣都不簡單。因為不想添加亂七八糟的東西讓麵團快速發酵,燙麵後他們就讓麵團自己慢慢發酵成老麵後再來製作,添加物就只有時間。

店裡最暢銷的蔥酥餅是以三星蔥、宜蘭蔥、南部蔥找出它們各自最美味的時令來交替使用(但以三星蔥為主),蔥洗淨後還要曬乾才能拿來製作餡料。蔡老闆說這種小吃就是薄利多銷,所以小小的餅糰裡,蔥花都要塞好塞滿,讓人覺得料多、味美、實在。除了大量蔥花外,還包入一層以豬油與糯米煉製的油酥與特製香料,餅體表面再塗上一層糖水以沾上滿滿白芝麻後,送入預熱至240~260度的瓦斯烤爐烘焙(師傅說用電爐烤出來口感較差,要用瓦斯烤爐烤才會好吃),其中還得翻面跟互換位置幾次,以確保每顆酥餅都能均勻受熱,烤出最漂亮的金黃色澤。

我覺得蔥酥餅的好吃就在於它不像蟹殼黃那麼乾,它的酥皮較薄,一口咬下滿滿芝麻無比清香,然後是滿口混合著青蔥與豬油的濃郁鹹香非常juicy,它是濕潤的、飽滿的、帶點微微蔥嗆的超美味混合體,連冷掉時都一樣好吃。相信我,吃了一個你就會不由自主伸手拿第二個,吃了第二個又很猶豫要不要再吃第三個⋯⋯我曾在拍廣告片時買了一整盒蔥酥餅去慰勞工作人員,結果光導演跟攝影師兩人就在不知不覺間就把一盒20顆蔥酥餅全部嗑光還意猶未盡,你就可以想像它有多涮嘴了。而且第一次吃到的人99%絕對都會問:「這是哪一家的?快給我地址!」它就是這麼美味、這麼令人欲罷不能,根本是美食界的鴉片!上門的客人,一次買個三十顆、五十顆的稀鬆平常,直到今天,我大概也已經買了20年,仍時不時會去買來解饞或是搭配他們對家的牛雜湯飽餐一頓。

除了鹹味酥餅外,他們的甜味酥餅也堪稱絕品,有豆沙酥餅跟芝麻糖餅,做法就跟蔥酥餅一樣,只是內餡換了豆沙或自製芝麻餡,一樣又香又酥,不過甜也不會膩,尤其吃了三顆蔥酥餅後再來一顆甜的,哇!真的會感覺身在天堂啊。最後一樣名物則是店家的招牌:「炭烤燒餅」,一樣用老麵製作,裹入大量青蔥,然後用自製的汽油桶烤爐烤餅。桶裡燒木炭,溫度約可達瓦斯烤爐三倍高,師傅戴上手套將手與麵團沾溼後,把麵團一一貼在烤爐桶壁,當爐口冒著熊熊火光,約莫兩三分鐘即可出爐,藉由五、六百度高溫快速烘烤,烤出來的燒餅才能保有濕潤度,吃起來才不會太柴,又帶著淡淡炭烤香,完全不輸華山的那家知名燒餅。

我自己的吃法是,把炭烤燒餅買回家切開,煎個雞蛋夾進去,或來片火腿或肉鬆、擠一點美乃滋,就是令人大滿足的一餐。蔡小姐說,因為有很多旅居海外的客人很想念這個味道,回台灣時都很想帶一堆餅回去慢慢吃,所以《南港老張炭烤燒餅》現在也提供冷凍酥餅預訂,讓你帶上飛機到海外吃個過癮。這讓我想起,我也曾在紐約上西城名店H&H BAGELS吃到超美味的貝果,忍不住買了30個洋蔥口味貝果飛回台灣。

南港老張炭烤燒餅 安和店

■台北市安和路二段59巷19號
■02-2704-2244
■06:30~18:30(週一~週六)06:30~12:00(週日)

宋國臣 remmy sung

腦波弱廣告人。日本生活情報探求者。電影與書本的亂試兒女。在減肥與甜點間徘徊者。馬不停蹄一直想旅行的射手座。喜愛時尚也愛罵時尚的邊緣人。已走過爆買人生階段。同時也是Hanako. Taiwan的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