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ko Taiwan

【東京】買伴手禮真方便!銀座老店名品(食物篇)
2019.11.07

【東京】買伴手禮真方便!銀座老店名品(食物篇)

這幾年來新的商場愈來愈多,街上的景色和來訪的遊客也出現變化,但從以前就深受消費者喜愛的老字號,仍然有很多間屹立不搖。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維持超過百年的老店,有哪些固守傳統以及迎接新挑戰的迷人商品。

榮太樓總本鋪 Ameya Eitaro

【傳統商品】梅子糖(梅ぼ志飴)

榮太樓對於精緻糖果Alfenim(有平糖)特別下工夫,這款長銷商品傳承了從江戶時期舊有的製作方法。以砂糖加熱分解產生的焦糖為主體,複雜的風味帶著甘醇,怎麼吃也不膩。而且不沾牙,可以直接咬碎。360日圓。

【創新商品】Sweet Lip 6支裝

固定的口味有5種(有平糖、蘋果、柚子、大馬士革玫瑰花瓣加銀箔、葡萄2支),裝在外型像皮包的盒子裡。直接吃當然好吃,另外也可以拌入優格,或加到紅茶裡。3,650日圓。

即使形式進化,始終如一的優雅口味與甜蜜依舊帶給消費者幸福感

原先在埼玉縣飯能開始製作甜點的第一代老闆,在江戶地區的文化成熟後,於1818來到江戶做生意。他的玄孫輩榮太郎,從小就跟著爸爸在日本橋打點小攤子,據說非常孝順,深得眾人喜愛。年紀輕輕19歲時就成了家中支柱,才花了5年時間就在目前日本橋本店的地點擁有自家店面。
創業當時就大受歡迎的招牌商品「金鍔燒」,是江戶地區很常見的點心,販賣的店家並不少。於是,創意源源不絕的榮太郎想到了「梅子糖」。由於店裡許多顧客都在日本橋魚河岸工作,梅子糖吃起來很方便,甜甜的又能當作熱量來源,非常符合他們的需求。此外,這種糖的原料和傳統使用米、地瓜等原料的「和飴」不同,是以砂糖為原料、由外國引進作法的「有平糖」,這一點也前所未有。有平糖這類精緻點心對小市民來說高不可攀,是只能遠觀用來致贈達官貴人的甜點。因為想要讓更多人品嚐到,不做太多裝飾,只切成一口大小販賣。由於外型和顏色都讓人聯想到醃梅乾,在發揮江戶在地人的風雅下,雖然味道不酸也叫它「梅子糖」。
〈Ameya Eitaro〉是運用傳統的製作方式,展現出新型態糖果的副品牌。大受歡迎的「Sweet Lip」,是將以有平糖為基底的蜜糖灌入軟管中,包裝就像唇蜜一樣。希望江戶女孩能夠用蜜糖代替唇蜜,塗在唇上。無論在哪一個時代,糖果都能讓女孩感到小小的幸福。

創業當時的石板鋪面還有一部分留在現在本店的門口,可以一窺當時風貌。

〈榮太樓總本鋪 日本橋本店〉
■東京都中央區日本橋1-2-5
■03-3271-7785
■9:30~18:00 週日及國定假日公休
◼︎Ameya Eitaro網路商店 www.ameyaeitaro.jp

鳥忠

【傳統商品】親子燒

使用新鮮雞蛋和祕方高湯製作的原味玉子燒(煎蛋捲),加入雞絞肉和切碎的鴨兒芹,就是一天只限30份的特別版玉子燒。「鮮嫩多汁」與「鬆軟順口」之間的均衡恰到好處。口味略重,可以配飯也適合下酒。1,112日圓。

【創新商品】鴨肝醬

將相較於雞肝腥味較重的鴨肝,製作成方便美味的肝醬。有別於平常在餐廳裡吃到的濃郁口味,稍微顯得輕盈且優雅。搭配白酒當然沒話說,但使用了醬油提味,也很適合搭日本酒。510日圓。

隨時都想光顧的小店。「雞肉專賣店」的熟食多年來始終堅持。

江戶時期,日本橋人形町因為歌舞伎劇場與茶屋的關係,非常熱鬧。雞肉專賣店〈鳥忠〉正好就在現在日本橋完成搭建的那一年創業。一開始的店面不是在目前的甘酒橫丁上,而是靠近明治座。招牌商品「玉子燒」的誕生契機,也跟這個地點有關。當時運送雞蛋時,是裝在鋪有稻殼的木箱裡,難免容易弄破。具備洋食廚師經驗的第一代老闆,就用破掉的蛋做成玉子燒。送到劇場慰勞演員時,大獲好評。一般來說,關東地區的玉子燒比較甜,關西地區則加了高湯以鹹味為主流,但〈鳥忠〉的玉子燒鹹鹹甜甜,同時也用很多高湯,可說是取了兩者的優點。剛起鍋時的鬆軟口感特別好,但放一個晚上更加入味也好吃。從這道玉子燒延伸出的美食,就是使用從過去不變的獨門高湯,而且加入雞絞肉的「親子燒」。
現在經營的木越近治,是歷經多年磨練的第5任老闆。包括像是類似叉燒的「燒雞」、「水煮雞」,每週五限定的「滷雞肝」,還有「鴨肝醬」等,都是平常愛到處品嚐美食且充滿好奇心的木越老闆構思出來,「都是自己想吃的,也希望這條街上的人會喜歡。」而且他堅持「雞肉專賣店做的熟食小菜,不走高級路線。」希望顧客隨時都能上門,價格也非常公道。有些抓著零錢來買烤雞肉串的孩子,也有定期回購玉子燒、親子燒的老人家。始終維持小鎮雞肉專賣店的定位,正是多年來受到消費者喜愛的原因吧。

甘酒橫丁是散步吃美食的人氣景點。也有人會買了半份玉子燒(只限平日)或烤雞肉串,坐在店外的長椅上吃。

■東京都中央區日本橋人形町2-10-12
■03-3666-0025
■9:00~19:00(週六~18:30)週日及國定假日公休

(原文刊載於Hanako No.1177 photo : Nao Shimizu text : Ikuko Hyodo translation : Lica Yeh)